一秒记住【彩虹下载领取现金红包网 www.9981com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下载领取现金红包阅读。

??佩瑶在小红的带领下来到了沐楚玉的包房门口,她挥手支走了小红。背对着包房虚掩的木门,双手撑在阑干上,若有所思地俯视着底下一派莺歌燕舞、醉生梦死的景象。

??大大小小的走马灯挂满了横梁,暖黄色的光线照得那些生在花丛中的男子无忧无虑、欲生欲死。佩瑶用手指若有所思地叩打了几下阑干,随即转身推开了镂空镌刻的木门。

??透过粉色纱帐与珠帘,她一眼就见到一个朦胧却玲珑有致的身影,身影坐在椅子上,环抱着琵琶,悦耳的丝竹声从指尖流出。

??佩瑶稳了稳自己的心跳,撩开了珠帘丝帐。

??沐楚玉正左拥右抱着三四名女子,眉开眼笑,耳鬓厮磨,面前的大圆桌上更是摆满了美酒佳淆。

??佩瑶的出现让众人吃了一惊,琵琶女的琴声戛然而止。

??“这位姑娘,你走错房间了吧!”一女子坐在沐楚玉的腿上,细胳膊勾着沐楚玉的脖子,噘着嘴没好气地质问。

??佩瑶原本想着是熟人见面,沐楚玉除了好奇之外,好歹也得帮她一把呀,比如替她搭个话……可惜沐楚玉似乎故意想让她难堪,桃花眼里泛着秋波,好像是在眉目传情,可嘴上却缄默不语,嘴角轻轻一勾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。

??佩瑶沉默了一会儿,索性也直勾勾地看着沐楚玉,大不了大眼瞪小眼,看能瞪到什么时候!

??这时沐楚玉左抱着的女子又发话了:“姑娘,要是你找错了地方,就劳请你出门左拐,可别耽误了我们的事!”

??其余女子听她如此一说,纷纷起哄想要赶走佩瑶:“就是呀!我们还要做生意呢!快走快走!”

??佩瑶天生没什么优点,就是脸皮子没薄过!既然海棠夫人让她接近沐楚玉,那她就干脆直接贴上去不是更好?

??她不满的眼神从那些蝴蝶蜜蜂的脸上一扫而过,轻快地走到沐楚玉的左侧,轻而易举地用手拎开了他左手搂腰抱着的女子,女子“哎哟”一声,一个趔趄摔到在了床上。

??佩瑶一屁股坐在了沐楚玉旁边的凳子上,霸道地勾住沐楚玉的脖子,毫不客气道:“沐楚玉!不不不!沐公子!好久不见,近来可好呀?”

??佩瑶这样的举动显然吓了沐楚玉一跳:海棠阁的人这么快……还这么粗鲁地找上门,看来我没来错地方!

??他缓缓推开右手搂着的姑娘,喜怒不形于色,挥手示意:“你们先离开,我有些话要对这位姑娘说!”目光一直从未离开佩瑶的面容。

??这群开始叽叽喳喳的姑娘感到非常意外,她们极其不情愿却又不得不听沐楚玉的吩咐,“是!奴家告辞!”姑娘们福身行礼之后嘟着嘴离开了包房。

??“我记得你说过不喜欢我,怎么现在?”沐楚玉故意停顿,指了指佩瑶勾着他的手臂。

??“这——”佩瑶干笑着,脑子里飞速运转,瞎编道,“今时不同往日,往日是因为我——那个——赶着回去复命,所以才会比较冲动,以致口无遮拦,冒犯了您,还望您大人有大量,别和我这样的小女子一般计较……嗯——还有——我现在恰巧没任务,所以才得闲来看望沐公子,好歹咱们也是好朋友嘛!”

??佩瑶几乎可以想象自己那谄媚的表情一定特别不自然。

??沐楚玉转头不看她,端过桌上的酒杯,自饮自得,斜睨了佩瑶一眼:“佩瑶姑娘是怎么知道在下在这春心楼的呢?苏州那么大,该不会派了人监视我吧?”

??他说得平淡自然,就像是老朋友见面开玩笑地询问,不带半点会让人不舒服的怀疑试探性语气。尽管如此,佩瑶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,挤出满脸笑意,更是放肆到将双腿也搁在沐楚玉的大腿上,沐楚玉阔开双臂,惊得往后仰了一下,手里的酒杯却一点也没有洒出。

??还未及他反应过来,佩瑶就伸出左手食指封住他的嘴,卖弄着风情:“嘘!别叫我佩瑶姑娘!叫我佩瑶!”浓密的睫毛配合着这调情的言辞眨了又眨。

??沐楚玉心里瞬间没了底: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一个正经的姑娘竟干些不正经的事。

??他重新看向佩瑶,有些无可奈何,她眉间的朱砂痣如同盛放的红海棠,妩媚动人。

??沐楚玉故意慢慢地把脸凑近,近到可以感受到佩瑶那重而不均的鼻息,他邪魅一笑:“你的任务——不会是我吧?”吐气如兰,温润如玉。

??佩瑶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恐,但很快就没入了眉间,顺势将左手也环在了沐楚玉的肩上,搂着他的脖子:“你?沐楚玉,你还真是没脸没皮也!”

??柔美多情的声音竟然冒出这么无礼的话,沐楚玉立马就愣了愣,有点轻微晃神。而佩瑶却笑靥如旧,还故意挑逗着眨了一下左眼。

??海棠阁到底是有什么目的?这个佩瑶的行为举止怎么总是让人捉摸不透。沐楚玉尴尬地笑着。

??他索性不再卖关子,直截了当地问眼前这看似轻浮的女子:“那——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你的戏有点假!”

??他的表情略微纠结,撇嘴皱眉的样子好像在告诉佩瑶——他真不是有意揭穿,对此他本人也不好意思。

??佩瑶看着沐楚玉炯炯有神得仿佛看穿一切的大眼睛,也没慌张,就算是独角戏也得有始有终:“哈哈哈哈!我的目的就是你呀!我要一直缠着你!我要和你做朋友!”

??这算是暴露目的了吗?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!总比说出“喜欢上他”之类的靠谱。

??“怎么缠?”沐楚玉已经做好和这海棠阁的妖女互相纠缠的准备,颇有玩味地问她。

??佩瑶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转,不要脸道:“你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,我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你!”

??“哈哈!我朝要是评个‘谁最不要脸’,你绝对可以拔得头筹!”沐楚玉开玩笑的语气却毫不客气。

??沐楚玉!你这臭不要脸的!本姑娘早晚弄死你!佩瑶也只有在心里龇牙咧嘴。

??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一阵刺耳又慌乱的呼救夹杂着急促的脚步声,走廊上推推嚷嚷的人群倒映成珠帘上乱作一团的黑影。

??“外面发生什么了?”佩瑶小声询问,谄媚柔情的脸蛋顷刻间转为平静疑惑。

??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沐楚玉一手搂着她的细腰,一手抱着她的腿,把她撩开在一旁,害得她重心不稳,轻轻摔倒在了地上。

??要不是她骨骼纤巧,恐怕膝盖已经被桌面给撞个肿块了。

??“沐楚玉!你个臭不要脸——”佩瑶趴在地上唾骂,抬头一看,沐楚玉早就一溜烟地跑出去看热闹了。

??她麻利地起身,拍了拍衣裙上的灰,快步跟了出去。

??走廊上乌烟瘴气,乱糟糟的一片。

??“太恶心了!”

??“到底怎么一回事呀?”

??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脸嫌弃地窃窃私语。

??“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去报官!”老妈子宋妈的声音穿透力最强,她拎着一小厮的耳朵嚷着,一脚把他踹开,小厮揉着屁股,踉踉跄跄地拨开人群往外跑。

??“借过!借过!”佩瑶一面一个劲儿地往前挤,一面大声叫别人给她让出一条路。

??挤到热闹的中心点,那间包房的门大大敞开着,人群的最里层通通捂着鼻子,一股呛人的血腥味迎面袭来,木地板和地砖上到处可见血迹,一名赤脚女子用棉被裹着身子,瘫坐在在门口正对着的阑干处,吓得直哭,身旁有一两名姐妹在她耳边不停地安慰,那棉被上的血更浓更鲜。

??“姑娘,我们回房换身衣裳吧!”伺候那名女子的丫头挤了进来,与其他两名姑娘一起搀扶着她离开。

??佩瑶瞥了一眼楼下,除了仙音烛转个不停,早已人去楼空,一片狼藉。

??她来不及多想,避开血迹,大步跨进了包房。

??走到床榻前,她一下子就愣住了,床上的两名男子盘坐在一起,其中一名正在给另外一名运功疗伤。可是,被疗伤的那一名男子却像是被火灼烧的冰块一样,正在慢慢地化成浓血,顺着床榻流下……他的膝盖以下只剩了一摊血水,就像是滚烫的冒着烟的沸水。

??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!玉露百花丸!”沐楚玉吃力地朝佩瑶吼道。

??这一声吼一下子就把佩瑶从阴曹地府的幻想中拉了回来,她手脚利落地将一颗玉露百花丸塞到了那名男子的嘴里,并用手帮助他咽下。

??可这名男子化身成血的速度并没有被减缓,眼看着粗壮的大腿已经渐渐瘪了下去,肉和骨头通通软绵绵地融化为浓稠的血液。

??好歹玉露百花丸还是起了一丁点的作用,男子好不容易睁开了双眼,嘴唇颤抖着,佩瑶知道他一定要说些什么,便凑近耳朵仔细听。

??“诅咒——”男子喃喃道。

??“诅咒?”佩瑶惊讶地重复,沐楚玉也听在了耳里。

??“葬月谷的诅咒!”男子话音刚落,身体融化的速度快到无法阻止,只是一睁一闭的工夫,床榻上血流成河,佩瑶坐在床沿,双手和衣服上满是血,而沐楚玉更是保持运功的姿势,伸出的双臂有些发麻,盘腿目瞪口呆地坐在血泊里。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