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彩虹下载领取现金红包网 www.9981com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下载领取现金红包阅读。

??过了一会儿,便看出不是那么回事。高靖宇那晚看得出来宋玉成那孙子是在追求刘雨熙刘小姐。但是要说谈婚论嫁,那他niang的还差得十万八千米那么远,最起码刘雨熙的态度不是很明确,总是爱答不理的。

??高靖宇看了刘雨熙一眼,然后开口说道:“刘小姐,我刚刚听婉儿姑娘说宋玉成与你们刘家要联合经营布匹生意,但不知刘小姐和刘夫人以及刘兄是如何考虑的?”

??他这话说的很是顺其自然,浑然不记得自己仅仅一个外人,估计在刘雨熙和刘晓峰兄妹二人眼里,他连根葱都算不上,只能算是一个不是很熟悉的‘陌生人’。

??刘雨熙见他问起了这件事情,深感疑惑不已,于是冰冷的说道:“高公子,这好像是我刘家的私事,你还是回去忙好你自己的事情吧,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你操心。”

??对这个目中无人的小妞,高靖宇也习惯了,懒得与她生气了,只哼了一声道:“刘小姐,事无绝对,切不可妄下断言!在你眼里,我只是一个外人这不假,可是在我自己看来,我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,任何人都无法取代,所以看问题的角度也就与你们有所不同,得到的结论也就不同,就像做生意一样,你也许只看到了这其中的好处,却没有看到这里面隐藏的风险。”

??刘雨熙自然听得出来他是话里有话,脸上闪过一丝异色,望着高靖宇说道:“高公子,那依你之见,我们刘家该怎么办呢?”

??高靖宇想了想,便沉声说道:“刘小姐,宋家与你们刘家联营,可是提出了什么太过诱人的条件?让在下来猜一猜,是不是宋玉成那家伙给了刘家很大的干股?”

??“高公子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刘雨熙倒是真的吃惊了,这事极为机密,只有她和自己娘亲知道,连岳婉儿都没听过,这个家丁却是从哪里听来的?

??“你不用吃惊,因为这些都只是我猜到的。只有这样,你们刘家才会答应他的意见,难道不是吗?”高靖宇说道。

??他是做销售经理的,有着缜密的思维和灵活的头脑,对这些伎俩并不陌生。“陶家给了你几成干股?”高靖宇继续说道。

??刘雨熙心里有几分好奇,这个家丁看来还的确有些本事,她心里哼了一声,不知怎的,却想到那晚他打自己屁股的事情,心里的恼怒便又上来了,听他问话,沉默半晌,才道:“四成。”

??“四成,四成干股啊!”高靖宇跺了几步,冷笑道:“呵呵……这么诱人的条件,换成是我,我也会好好考虑一下的。”

??刘雨熙看着他说道:“高公子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??高靖宇淡淡的微笑道:“呵呵……刘小姐,你有没有想过,宋玉成凭什么要给你们刘家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呢?你们是三家联合经营,而你们刘家就独自占了四成干股,他们陶宋家与另外的一家,合起来却只有六成,这是为何呢?”

??刘雨熙脸红了一下,却没有说话,倒是那久未说话的刘夫人开口说道:“高公子,我和犬子、小女二人商量了一下,极有可能是宋公子对雨熙有意,所以才故意开出这般优厚的条件。”

??“哦?”高靖宇故作恍然大悟道:“刘夫人,要是按照你所说,那宋玉成还真是大方啊?送给刘家四成干股,只是为了要博取了刘小姐的好感,果真是好气魄。”高靖宇笑着说道,这也难怪刘雨熙和夫人作此猜想,那个宋玉成极力讨好她,她们也难免会考虑到这些。

??刘雨熙脸色顿时有些发红,怒瞪了他一眼,心道:宋公子想给我们刘家多少干股,这又与你这个外人有什么何干呢?

??“那么刘小姐,你是否对宋公子有好感呢?须知这个问题可关系着刘家今后的命运,万万大意不得啊!”高靖宇打趣刘雨熙道。

??刘雨熙神情有些茫然,思虑良久方才说道:“不管是宋公子也好,还是什么李公子、张公子也罢,只要他对我刘家生意有利,我便可以牺牲了一切。再说了,那宋公子有什么不好,人家有一个当纺织造台的老爹,在这杭州城也算得上是大户人家,而且本人长的更是一表人才。”

??“刘小姐,既然如此,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。”高靖宇急忙咳嗽打断了她的话,刘雨熙脸色有些羞赧,她方才想起了那曰他对自己做的那些羞人之事,一时失察,差点顺口说了出来,若让娘亲知道了,她还不早就羞死了。

??但这刘雨熙到底是经过风浪的女强人,神色一转,便疑惑的道:“高公子,其实之前我也有些怀疑,就算那宋玉成对我有不良居心,也大可不必这样明显的做给我看,这里面定还有什么蹊跷古怪,你能不能帮小女子解惑一下?”

??高靖宇心里暗叹道:这句话倒还说的有点水准,总算你那些生意没有白做。其实从她这一句话,便可以看出,高靖宇便知道这小妞对那宋公子并无什么好感,正像她话里所说,她是属于刘家的,只要对刘家有利的事情,她都会去做,哪怕是牺牲了自己。

??高靖宇开始有点可怜这刘家了,特别是眼前刘雨熙,心道:这小妞还真是有些气概,可惜姓子差了些,否则倒还值得交朋友。其实这倒怨不得刘雨熙刘大小姐,谁让他第一次见面就稀里糊涂占了嘴上便宜,还带着别人逛窑子被自己看了个正着,所以刘雨熙对他印象差那也是理所当然。

??“其实,联合经营这种事情,无非有两种情况;其一,当然说的好听一点,叫做有钱大家赚,能有这种大公无私的心态当然是难能可贵,相信宋公子也是如此对刘小姐宣传的。可是他如此大方,将四成干股给了刘家,就算是他有心巴结刘姑娘,或者是巴结刘家,难道他就不怕另一家说什么闲话?再说了,万一刘家拿了这四成干股志华,刘小姐你却放了他鸽子该怎么办?”高靖宇看着刘夫人等人冷静的分析道。

??刘夫人、刘晓峰、刘雨熙、岳婉儿四人相互的看了一眼,一时间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,于是同声问道:“高公子,请问放鸽子是什么意思?”

??高靖宇立刻拍打了自己的额头几下,心里懊悔不已,暗道:他niang的,看来老子又要作一回光荣的人民教师了。

??待到他好不容易解释清楚‘放鸽子’的含义之后,刘雨熙红着脸,看着他说道:“什么放鸽子,偏就你说的这么难听。”

??不过,高靖宇这一番话却引起了她的深思,刘雨熙毕竟是久经风浪之人,想了想便坚定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高公子,我想宋玉成并不是这种心思,你还是再说说另一种可能吧?”

??高靖宇看着她,赞许的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几位,如果不是这种可能,那另外一种可能便是联合经营其实只是一个欺骗世人的幌子,实际上宋公子想玩的是兼并游戏。”

??“兼并?”刘雨熙听他如此一说,立刻皱起了眉头,说道:“高公子,之前我们也考虑过这种可能性。其实我和娘亲以及哥哥也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,可是却找不到症结在哪?宋公子给了我们刘家那么多干股,就算我们什么也不做,每年也会有四成的收益,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。”

??刘晓峰看着他说道:“高公子,雨熙说的不错。”

??高靖宇不去答他的话,反问对刘雨熙问道:“刘小姐,你们三家之间,是如何的调配资源的?哦,说的简单些,就是你们三家相互之间如何分工合作的?”

??刘雨熙心里有些奇怪,这个家伙了解的东西还真是不少。于是便老实回答道:“合营之后,我流家专门负责布匹丝纺工场,另外的李家负责货运方面。”

??高靖宇见她没有说宋家,便已知道了大概,于是微微的冷笑道:“嘿嘿……刘小姐,我想知道,那宋家是否专门负责销售一环节啊?”

??“你怎么知道?”刘雨熙看着他惊奇不已,随后开口说道:“高公子,实不相瞒,我们三家统一供货运输之后,便由宋家统一经营,然后按照规模大小来进行干股分成。”

??高靖宇苦笑着摇头,叹息道:“刘小姐啊刘小姐,我不得不说你们一下,你们刘家被别人当猴耍了却还不自知,真是可悲啊!将来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,恐怕刘家被宋玉成那家伙骗着卖了还蒙在鼓里,想必你们还在屁颠屁颠的帮助人家数银票,真是可笑之极!”

??刘雨熙闻言,心里顿时有些不高兴起来,双目喷火似的怒视着他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高公子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??高靖宇丝毫不以为意,微笑道:“呵呵……刘小姐,你也不要太过生气,生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现在你来告诉我,生意人打开门户做生意,最重要讲究的是什么?”

??坐在一旁的岳婉儿看到他这幅表情,心里甚是不爽,暗道:这人还真是会故弄玄虚,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:“当然是诚信经营了。”

??“岳小姐,你要听仔细了,我问刘小姐的是做生意最重要的环节是什么,或者说最重要的部门是什么?”高靖宇循循善诱的启发她,然后对刘雨熙说道:“刘小姐,请你告诉我,好吗?”

??这个时代没有那么多销售理论,刘雨熙虽然帮助刘家分担经营布匹生意多年,思想毕竟有些局限,所以高靖宇只好再做一回老师的角色。

??刘雨熙坐在那里思考了一会儿,最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她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起来,望着高靖宇说道:“高公子,你的意思是经营权?”

??这刘雨熙确实当得起聪明、伶俐,这个年代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值得学习的营销理论,所有的店铺还是自发的销售模式,更别说什么营销权了。销售一直是许多的生意人无法重视的一个重要环节,刘雨熙没有高靖宇那些深厚的理论知识,她能想到这一点,已经很是了不起了。

??“正是如此!”高靖宇看着她,继续说道:“刘小姐,就是经营权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销售渠道。你们可能还不是很理解这营销之道的威力,说的毫不夸张点,只要有一个良好、健全的销售团队,就是茅房里的一坨屎,经过一系列的仔细包装,我也能把它卖出去,而且还能卖出一个好价格。”

??岳婉儿看了高靖宇这货一眼,,琼鼻里哼出了一声,听了他的分析积累起来的一丝好感,便又迅速的消失殆尽,然后一脸厌烦的说道:“真是粗俗。”

??刘雨熙一直静听高靖宇发言,当听到他如此污言秽语,脸色迅速的变得通红起来,恨不得当场掐死高靖宇,方能解恨。

??高靖宇倪倪而谈道:“把经营权交给宋家,那就是把你们刘家的生命交到了人家的手里。那宋玉成布匹生意规模虽然也是不小,再加上扩张迅速,但是在营销网络上,一时半会是很难建立起完善的销售团队、渠道,哪里及得上刘家多年的苦心经营?一旦宋家掌握了经营权,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利用刘家现有的资源,以此扩充自己的实力,甚至是取刘家而代之。将来一旦刘宋之间取消联营,刘家的营销网络那时已经彻底荒废,你们刘家还拿什么去和宋家竞争呢?刘小姐,不是我在这里危言耸听,这联营之策,其实就是自断你们刘家自己的手脚、和练武之人自废武功没什么两样,将来只有寄人篱下的份了!”

??他为刘雨熙分析了半天,最后这段话才是重点之中的重点,高靖宇这才有功夫喘息了几口气,他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,根本就没把自己当送命外人,连忙对茶馆里的活计喊道:“活计,再上一壶好茶。”

??刘雨熙听完他的分析之后,一时间脸色煞白,刘晓峰和岳婉儿的脸色也是有些不是很好看,如果真的照高靖宇的分析,宋玉成所提倡的联合经营之计显然是暗藏虎狼之心,这怎么能不让她(他)们后怕呢?

??“难道这宋家真要吃了我们刘家不成?”刘雨熙喃喃自语道。她对宋玉成那家伙虽然不是很有好感,但是也说不上讨厌,两家人又都是做布匹生意的,经常碰面和打交道的次数异常之多,她怎么也没想到宋玉成还包含着这等祸心,幸亏今天碰到了高靖宇,否则刘家今后还真是福祸难测。

??“当然,这些都只是在下的猜测,刘公子和刘小姐大可不必放在心上,没准宋公子是真的仰慕刘小姐而已,诚心诚意的为刘家未来着想,这也说不定呢!”既然事情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,高靖宇看着他们假惺惺的说道

??刘雨熙脸上闪现起一抹坚毅之色,看着哥哥刘晓峰说道:“哥哥,不管宋玉成有什么不良居心,我们今后都不可不妨。”

??“雨熙,你说的对,看来咱们刘家必须得好好的提防一下宋玉成那家伙了,否则一旦让他得逞,那咱们刘家就彻底完了。”刘晓峰点了点头说道。

??这时刘雨熙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,一脸担忧的说道:“哥哥,这宋玉成的父亲陶宇乃是杭州织造,就算刘宋两家不能在布匹生意上有所合作,但我们也不能轻易的得罪他,否则毕生事端。”

??刘晓峰斟酌了一番,说道:“雨熙,你放心好了,我知道分寸的。”

??一时间,刘雨熙、刘晓峰、岳婉儿三人长吁短叹不已,四人之中唯有高靖宇最为轻松,正所谓事不关已,老子就高高挂起,何况这兄妹二人又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,他当然是闭嘴为妙了。

??刘雨熙看了高靖宇这个悠闲的家伙一眼,心道:真是没有想到,高靖宇这家伙倒也的确有些见识,宋玉成的伎俩连刘家上下所有人都瞒过了,却没逃过他这个外人的眼睛,这也许就是旁观者清吧?

??想起高靖宇之前说过的话,有见他将事情分析的这么透彻,刘雨熙看着他,开口问道:“高公子,如果您碰到这样的事情,该如何解决呢?”她其实对高靖宇观感虽不是很好,但此时事关刘家未来前途,她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,而影响了刘家的发展大业。

??高靖宇看着她,嘿嘿笑道:“嘿嘿……刘小姐,你问我那可就问错人了,我只是一个无业游民人,这等事情我哪里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呢?”

??刘雨熙懊恼的瞪了他一眼,刚刚你还说的有鼻子有眼,这会儿怎么突然束手无策了?见他不愿答自己的话,她微微的说道:“高公子,既然你不愿意说,我也不为难你。你今日慷慨所言,算是为我刘家躲过了一劫,我刘雨熙将没齿难忘。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了,那你就请回吧!”

??我CAO,这小妞真是够绝情的,这过桥拆河的手段,老子简直是望尘莫及啊!

??高靖宇站起身之后,脸上挂着微笑,向三人行了一礼,便潇洒转身离去——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